YOURONG

写点东西来玩嘿嘿

今天在b站上看到的

这是什么鬼啊哈哈哈哈哈哈

顺便附上视频链接

这里

在老物里看到的这对百合太可爱

奥斯卡的人格魅力太大了,我也要弯了😳😳

城市全景

终于高考完了😘😘

小段子

翻了翻以前的记录和写的东西,发现其中一篇文当初到底是什么脑洞我已经忘记了←你够

干脆发出来供大家消遣消遣

超级短小!!没什么cp(亲情向??)

如果接受的话↓

  阳光明媚,万里无云。
  
  
  丽莎丽莎女士接过佣人手里的旅行包,冲着房子里面有些不耐烦的喊,“乔乔,已经十五分钟了,你最好快点。”
  
  
  “别那么着急,亲爱的。”乔治.乔斯达走过来微笑着说,“那孩子还是要好好准备一下的。他已经很久没见到他爷爷了。”
  
  
  “都是你在惯他。”丽莎丽莎看着他的丈夫,瘪了瘪嘴。她的丈夫一向喜欢帮儿子说话。不然的话,那臭小子哪敢这么叛逆?
  
  
  一个十几岁少年飞奔出来,手里正拿着他的外套,乱蓬蓬的头发还翘着——这可一点都不像刚刚他父亲所说的“刚刚准备”的那样。他嘟囔说:“好啦好啦,我这不是出来了吗?”
  
  
  “…乔瑟夫!这就是你十五分钟的杰作吗?”
  
  
  听到母亲叫他的名字,乔瑟夫乔斯达似乎感觉到了来自母亲巨大的怒气。他也知道彻底惹毛她的后果,心里一凉。于是他谄媚的笑着,“我们走吧,爷爷在等着我们。”
  
  
  丽莎丽莎觉得这孩子真的该好好管教管教了。
  
  
  乔斯达家的别墅坐落在一个较偏僻的村庄附近,他们现在回去都要做大约一个小时的马车。一路上,乔瑟夫可是没让人省心过一分钟。
  
  
  “乔乔!把你的手拿进来!”

  
  “……头也伸回来!”

  
  “乔瑟夫!那是给乔纳森爷爷带的东西!”
  
  
  “好啦好啦,我知道了。还有妈妈,你现在心里肯定在想【这孩子真是没救了】,对吧?嘿嘿。”一直看向窗外的乔瑟夫转过头来,对他的母亲做了个古怪的微笑。
  
  
  
  这孩子,真是没救了,丽莎丽莎望天心累。她的丈夫在她的旁边呼呼大睡。还没等她说心里苦,乔瑟夫又开始随便释放波纹气功来玩——她教给他的波纹。
  
  
  “乔乔!”

  
  倒是乔治吓醒过来。
  
  
  
  终于到目的地。映入乔瑟夫眼睛的是他祖父漂亮的玫瑰花园——他的祖父已经六十好几岁了,但这片玫瑰丛打理的还是井井有条。乔纳森换上了西装,早就站在门口等他们。这里没有什么仆佣,一切事物都是乔纳森自己打理。看到他们,乔纳森的脸上布满微笑。
  
  
  “哈!乔治,丽莎丽莎,你们终于来了!”
  
  
  “父亲,好久不见。”丽莎丽莎吻了吻乔纳森的脸颊,微笑着寒暄。
  
  
  偏偏乔瑟夫左看右看的,总觉的他的祖父最近怎么变年轻了。至少看起来并不像是六十岁的人。可能是因为【波纹】的缘故——他的祖父也会波纹,他母亲也会,可是他父亲不会。他很喜欢乔纳森,因为他总是开朗的冲他笑,而不是向他烦人的老妈一样老是瞪他。乔纳森爷爷从很小开始就是一个绅士,他母亲总是用这种事教育他。
  
  
  
  他知道,乔纳森在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极其认真的人,之后随着年龄的增大,他也开始变得稍稍喜欢开玩笑起来。但他也能预测的到,如果真的在乔纳森的面前说了什么脏话,乔纳森则会收敛起他的笑容,一本正经的教育他,比如:
  
  
  “乔瑟夫,你怎么能管你母亲叫婆娘?”





他突然觉得这句教训人的话很带感(?),决定以后找个人试试。
  
  
  

  
  新年快乐,鸡年大吉!!   
  
  
  
  
  
  

【JD】给乔纳森·乔斯达的一封信

★没有书信格式

★非常OOC!!!总觉得迪奥有点话唠,

★JD是很少见面的恋人←这样的设定

如果OK的话↓

给乔纳森·乔斯达的一封信

  
  
  乔乔,你最近还好吗?我还记得前几天你写信来给我,说希望能和我谈谈关于如何做一个绅士的事情。毕竟从小到大,父亲一直希望我们能成为优秀的绅士。
  
  
  不过依我看来,你可是和这个词一点都沾不上边。哼,乔乔,我猜你现在的表情一定是疑惑的,你肯定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。从小到大,我们的关系还算是不错,当然,你的脾气性格非常好,这是不由分说的。但是你在床上可不是这样。
  
  
  就拿上次的事情来说吧,还记得三个星期前你回来那两天吗?到现在我都还能在我的公寓里面找到当时不知道丢在哪里的套,真他妈恶心。当时我刚刚接过你送来的礼物盒,你就突然扯过我的头就开始咬——我发现你从来就不愿意来个正常的接吻。
  
  
  你狠狠把我推在地上,就在公寓门口,一边几乎是咬着舌头,另一边就开始往下摸,当你摸到……操你妈,乔纳森,我不想再回忆。妈的,我的头现在都还在隐隐作痛,两个头都是。
  
  
  那里可是玄关!为什么你就不愿意多走几步,到床上在开始你活塞表演?
  

         到更让人想不通的是你为什么要送我一条女式的钻石项链?这一点都不浪漫。

  
  ……我又想起了另一些东西,还记得上次圣诞节那次吗?没错,虽然说穿着丝袜内衣来你家给你一个惊喜是我没错,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把我干到几天都直不起腰来,你简直像头公牛,或者是打桩机,这简直是噩梦——还是那句话,操你妈,乔纳森。
  
  
  不过你好像非常喜欢那套蕾丝内衣,虽然刚开始你的表情很复杂,但以后你简直是发疯了样的干大事,一边把跳蛋放进去一边口交?你好像特别喜欢这么干。你进去的太深了,我叫你慢一点,你就像聋了一样听不到我在说什么。
  
  
  操,越想越气。如果你不改改你内//射的坏习惯,还有随时随地都能来一炮的坏习惯(甚至在清理的时候),我想你可能永远都不可能成为绅士,滚蛋吧,乔斯达。
  
  
  我现在感觉裤子有点紧,我不想在写下去了。
  
  
  
  什么?你说我也很享受?闭嘴吧,乔乔。
  

  
  
  

【JD】【R】旧友重逢

发点东西证明我还活着

大家元旦快乐啊!!(虽然晚了)

反正就是乔纳森和迪奥这样那样的故事

一辆小破车,放飞自我。

1


  “好久不见啊,乔纳森?”

  乔纳森在街上刚买了东西,正准备回去。没想到在路上遇见了艾琳娜。艾琳娜是他从小到大的玩伴,大学过后她因为工作去了美国,他们已经半年没见面了。

  “嗯,好久不见了,艾琳娜。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最近怎么样?”乔纳森当然非常高兴。

  “谢谢,非常好,”艾琳娜笑了笑,脸上因为兴奋而染上了红晕,“三天前,我在美国那边买了房子,这次回来我是来收拾东西的。”

  

  乔纳森有些惊讶,“你要搬去那边了吗?”

“嗯……可能是吧,毕竟……”她说着,突然脸红了,“毕竟我的未婚夫在美国那边工作。”

2



  乔纳森回家的时候发现门是开着的。他的心咯噔一下,开始怀疑公寓里会不会遭到盗贼的洗劫,毕竟,他经常都是一个人住的。他原来还有个室友,应该是室友兼义弟。但大学毕业后,他就很少见面了,这其中各种原因都有。

  
  乔纳森蹑手蹑脚的走进去,虽然说他的父亲在小时候经常告诫他,要做一个光明磊落的绅士!但是他觉得这个时候突然冲进去,可能会吓到里面的人。于是乔纳森决定还是动作轻一点,先进去看看情况。

3



  乔纳森现在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了——他刚刚一下子扑倒了屋子里的人。还没等他询问,身下的人突然呵呵的冷笑了一声,说:

  “真是十分热烈的欢迎方式,嗯?乔纳森。”

  乔纳森现在知道他是谁了,这种恶劣的语调,准是迪奥没跑。

  “嗯……好久不见——”他刚想起身,却被迪奥冷不丁拉了回来,扯着他的领带。乔纳森有点惊慌,他总是摸不清他的好兄弟想干什么,从小到大都是。迪奥只是看着他的眼睛,凑的很近。乔纳森感觉这好像有什么不对劲,又好像没什么不对劲的。迪奥用鼻子哼了一声,放开了他。

  “乔乔,三年过去了,你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。”迪奥站起身来,把垮到胳膊的外套穿好。重新开始叫乔纳森的小名。

  “你这次回来有什么事?”

  “我只是回来看看我的兄弟。”迪奥顿了顿,露出一个微笑,“来看看他怎么和初恋情人再续前缘。”

  哦,上帝,他看到了。

  “迪奥,你可能有——”他话还没说完,迪奥把手机的东西扔给他,“看看吧,乔乔,看看你的生日礼物。”

  嗯……他可能有什么误会,乔纳森想。

4



  生日礼物?乔纳森仔细想想,突然想起昨天是他的生日,他的几个大学朋友突然跑到他家来,说是要开什么生日趴体。他虽然没什么兴趣,但也没好意思拒绝。于是几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在家里面又唱又跳。乔纳森本来想提醒他们小声点,可在喝了几口酒后加入了他们的行列。

  他是个守法青年,不到成年绝不喝酒,因此他可能高估了自己的酒量。

  “喂!!乔纳森!”史比特瓦根搂着他的脖子,酒气喷了他一脸,“嘿嘿,乔斯达,你小子和艾琳娜到底什么关系?”

  “没什么关系,我们。”乔纳森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,“只是普通朋友。”

  这只是趴体的开始,到了趴体的后阶段时,他已经喝的烂醉。被酒精麻痹的大脑叫嚣着——哈哈哈哈哈,我今天敲开心啊,干!

  谁能想到,平时里礼貌和善的绅士形象在酒精作用下能变成这样。

5



  某个名人曾经说过,酒喝多了,就容易坏事儿。

  “喂——”乔纳森拨通电话,他也不知道是谁,史比特瓦根一群人起哄,“乔斯达!别怂!快说——”

  “嗯……说啥呀?”乔纳森头转过去,此时电话突然接通了。

  乔纳森一下子有点慌,他捂住电话扭头问,我说啥啊?

  史比特瓦根说,随便说呗,就说你想她了呗。

  乔纳森仅有的一丝清醒突然提醒了他,他说这样不好吧。

  史比特瓦根一群人笑了,叫他别怂。

  乔纳森打过去了,要说他到底说了什么他自己都想不起来了,不过他倒是能清晰的记着对方叹了口气,骂了他一句傻逼。

  艾琳娜现在也这么会骂人了。咋回事儿呢?

  不过现在他知道咋回事儿了。

  这很尴尬,真的很尴尬。他就不应该喝酒。



6


  迪奥回来了,现在就坐在他的面前。乔纳森有点不好意思问他是不是因为自己那通愚蠢的电话回来的。但又有些不好意思提起——比起这件事,他还是决定以后再也不喝酒了,嗯,酒心巧克力也不吃了。

  乔纳森感觉心情复杂。他看了眼迪奥,发现迪奥正在盯着他看,他刚刚的话突然在乔纳森耳响想起,【你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】。乔纳森不喜欢他的这种语气,可惜的是迪奥经常用这种语气嘲讽他。应该说是迪奥经常和他关系不和,在上学的时候,他们之间经常会爆发(二人)世界大战,即使迪奥最后没赢过他,他也会狠狠骂两句解恨。至于乔纳森,他不会骂人,就只好打人了。

  不过他们磕磕碰碰的友情持续到了大学二年级,一次橄榄球比赛过后,他们在更衣室里换衣服之前。

  他们两个到更衣室的时候,那里已经没人了。迪奥脱下了衣服,平坦的小腹和结实的腹肌引起了乔纳森的注意。

  迪奥不怀好意的眯了眯眼,故意笑出声音,说乔乔你干嘛老看我?像个傻逼一样。难道说你还想摸一摸不成?

  那时候乔纳森是个老实孩子,迪奥说可以摸,他就摸了。


7



  然后他就把迪奥给上了。乔纳森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。他摸迪奥的身体的时候,迪奥先是一愣,然后他的眉头几乎拧在一起,不耐烦的说,操操操,乔乔原来你是个基佬。乔纳森刚想反驳,迪奥狠狠地把他的他头摁了过来,开始吻他,以一种恶作剧的形式。之后就玩儿大发了。

  要真说乔纳森在这种事儿上的缺点,就是话太多,而且又是一脸正直。他说,

  迪奥这样可以吗,要不要我再放一根手指?

  后面感觉怎么样?

  我进去了哦,你放松一点,呼……你这样我进不去,再放松一点。

  是这里?这里感觉怎么样,应该是舒服吧。

  嗯……后面缩得太紧了,别这么紧,迪奥……我可以吻你吗?

  迪奥说,滚,闭嘴。

  乔纳森又开始问,等等,迪奥,为什么我一说话你下面就缩得那么紧?

  还是一脸正直的询问。

  之后迪奥消失了一段时间,还给他留了个纸条,上面写着我不想看见你。

后续走这里




感谢你的阅读,2017年快乐!!😁😁😁

【JD】度假差错

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啥。。。。

写的不好多多包涵ヽ(;▽;)ノ

有年龄操作,十四岁的迪奥×二十几岁的乔纳森
如果可以↓







  一阵微凉的风吹来。乔纳森把窗户关上后又坐在床上冥想。
  
  
  
  这次旅行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,毕竟,他的父亲刚刚去世。而更倒霉的是,他的事业也进入了瓶颈期。看着整天愁眉苦脸的乔纳森,他的儿时的青梅竹马艾琳娜安慰他,道,“为什么不出去散散心呢?去个美丽的小镇,怎么样?”
  
  
  于是他来到了这里。
  
  
  没有预约酒店,他随便找了一家看起来有点旧的旅馆,散散心嘛,何必去那些灯红酒绿的地方?他是这么想的。旅馆很小,屋子也有些年头了,但是主人却很热情的帮他拿行李——一个大约四五十岁的妇女。乔纳森笑了笑,一只手提起他手里的箱子。
  
  
  “没有关系,我自己来就是了。”
  
  
  “……这年头像您这么绅士的人可不多见!”女主人打量着乔纳森的一身西装,目光定格在了他蓝色的领带,还有他那漂亮的,似乎在微微发光的怀表金链。他简直像个贵族一样,她想,要是自己有个女儿该多好?
  
  
  “您叫什么来着?”拿出一本有点发黄的本子,女主人带上自己的老花镜,本子上面都是些密密麻麻的字母,找了个空白地方,她开始登记信息。
  

  “乔纳森  乔斯达。”
  

  “嗯……好了。您要住几天来着?”

  
  “可能时间会有点长……大概一个星期左右。”
  
  
  ……
  
  等到一切手续都办完之后,乔纳森回到自己的屋里,之后的事情就像开头发生的那样。等再晚一些的时候,他准备休息。但刚刚躺下,一阵呻吟便传了上来。听起来是个少年,他似乎很痛苦——那声音开始只是一根时有时无的细线,一段时间后便响亮起来。乔纳森开始在床上辗转反侧,刚刚到这里的劳累和失眠让他心情沉重。
  
  
  第二天女主人来给乔纳森送早餐的时候,刚刚把盘子放在桌子上,乔纳森借机问道,“昨天晚上的呻吟……是怎么了?”
  
  
  “呻吟?您听到了?”女主人似乎很惊讶,她一边用身上的围裙擦着手上的水,乔纳森的黑眼圈十分显眼。她皱了皱眉头,说,“今天晚上我会让那个臭小子小声点的。”
  
  
  “不仅是这方面的事。那个男孩……”
  
  
  “那个男孩吗?”她想了想,看着乔纳森,有突然好像想起什么来着,眼睛眯起,不屑的补充,“他可不是个什么好东西。你可得防着他点。”
  
  
  什么叫不是什么好东西?乔纳森想,没再问下去。
  
  
  
  之后的夜晚声音果然是要小声一些了,但还是能听到微微难以抑制的吸气声,一天,两天,三天……这声音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乔纳森的睡眠时间。终于有一天,那是他在这里度假的最后一天。当声音再次准时响起的时候,乔纳森整理了整理衣服,循声找去。
  
  
  他其实早就想这么做了。
  
  
  但那女人的话还让乔纳森记忆犹新,可男孩的声音实在的有些凄惨。最起码,作为一个绅士……他深吸一口气,竖起耳朵分辨着。感觉前面无限的黑暗,直到他走到其中一扇门的附近时,那呻吟停止了。破旧的黑色木门散发着腐烂的霉味,凝视着他。
  
  
  是这扇门吗,那个男孩应该就在里面。他想。
  
  
  他推开门,随着门板的缓缓打开,他能看到坐在里面的板凳上的是一个金发的少年,十三四岁的模样。他简直拥有天使一般的金发,在黑暗的环境中好像能发光一样让人移不开眼——如果不看他脏兮兮的衣服,他看起来就像是那家富贵人家的少爷。没什么表情的脸转了过来,不得不说,五官长得十分标致。
  
  
  乔纳森看到他浑身的伤——这大概是呻吟的由来。那些青红紫的色块不均匀的染在他白皙的皮肤上,挺触目惊心的。
  
  
  那少年并不是很惊讶他的到来。并且一开口就向他发出了恶魔才能说出的嘲讽,说:
  
  
  “来这里找卖屁股的?嘿,我不干那行。不过你比昨天那头猪看起来要绅士些?”
  
  
  漂亮的脸上扭曲着极不符合笑容。粗鲁的话让乔纳森没反应过来这种巨大的反差。天使?恶魔?
  
  
  “嘿!变态佬!在哪里傻站着干嘛?”声音有了怒意。乔纳森这下才发现自己盯着他看太久了。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他问。
  
  
  “白痴。”
  
  
  乔纳森没在说话,而是从大衣里掏出了一块纯金的怀表,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,转过身说,“我认为我现在该离开了,祝你好运。”
  
  
  下一秒,后面少年的声音就响了起来。出乎意料,那声音好像非常不满,他咬牙切齿的咒骂了几句难听的脏话,说:“老子不要你的施舍,滚。”
  
  
  真是浪费了这张漂亮的脸。乔纳森转过身来,露出一个尽量绅士的笑容,“只是一个小小的见面礼,这并不是什么施舍,迪奥。”他把【迪奥】两个字念的很重。好像在确认他的名字——这是前几天在女主人那里听到的名字。
  
  
  迪奥愣住了,瞳孔有点放大,又瘪了瘪嘴,不屑的嘟囔着什么。
  
 
  “嘁,鬼才要你的见面礼。”
  
  
  
  突然露出了一个天使般的微笑,迪奥再次用厌恶的语气补充,“还有,不要叫我的名字,先生。”
  
  
  “那么,”乔纳森没有生气,询问道,“明天和我一起走,怎么样?”
  
  
  说实话,他感觉自己简直是疯了,他明明可以不管这些无关紧要的事。
  
  
  “你……没开玩笑?”迪奥瞪着他,半晌,又笑了。还是那样漂亮的微笑。
  

  
  
  
  
  
  
  几天后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艾琳娜:“这就是你度假回来后带了个孩子养的理由吗?”
  
  
  
  END
  
  
  

上帝,他这个表情太可爱了!!!!

占tag抱歉

【成步堂】【R18】花草

就是一篇关于触手的车

是触手!触手!小心触雷

我好喜欢玩弄成叔啊(>/////<)


 1
  
  
  查理君多了个新伙伴。是一株长相有点奇怪的花草——他们的某个委托人为表示感谢送给他们的。不知道是什么品种。名字嘛,也还没想好。
  
  
  真宵倒是很喜欢这玩意儿,但成步堂总感觉这个东西怪怪的,有一种危险的感觉。他想起那天他接手这盆花的情形。
  
  
  【不不不,怎么贵重的东西我们怎么能接受?】成步堂一脸微笑,一只手插着腰,又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。
  
  
  【并不是很贵重,这是我的小小心意,您收下吧。】对方是一个混血女孩,她鞠了一躬,【我相信您会喜欢它的。】成步堂看到这样的情景,感觉自己也没有办法再拒绝下去了。
  
  
  【那好吧,非常感谢。】他好像记得她有印度的血统,嘛,印度人都这么好客吗?真是令人不好意思啊。成步堂脸上不经意的露出了得意的笑容。
  
  
  【哇——好可爱哦,谢谢您。】真宵超级喜欢它,眼睛闪闪发光。
  
  
  那女孩也向真宵灿烂的笑了笑,【您喜欢就好。】
  
  
  【成步堂先生,在离开之前我想要提醒一句,请不要给这盆花浇水。】
  
  
  【诶?为什么?这样它不会枯萎吗?】
  
  
  【不会的,它会很健康。】
  
  
  【如果浇了水会怎么样?】真宵站在旁边,又蹲下玩弄着植物厚实的叶片,抬头问。
  
  
  那女孩拉了拉自己的头巾,【它可能会把您吃掉。】
  
  
  【吃吃吃吃吃,吃掉?!!!】真宵突然站起来,推了推成步堂,【怎么严重吗?】
  
  
  【别那么大声,真宵,耳朵快聋了……】成步堂心里也在冒冷汗,果然。这玩意儿很危险!
  
  
  【请不用担心,真宵小姐,它是不会动女人的。换言之,只有男人才会被它吃掉。】
  
  
  【什么嘛,这样我就放心啦。对吧,成步堂君。诶?怎么这样眼神看着我?】
  
  
  一点也不对好吧!我怎么办啊?
  
  
  
  以上
  
  
  之后成步堂每天给他们浇水的时候都额外小心,生怕让那株植物沾到一丁点水。真宵依然喜欢抚摸着它厚实的叶子,那玩意儿的叶子极其有特色,弯弯曲曲的盘在茎干上,各种各样的颜色都有。植物的最顶端开着颜色艳丽的花,很香。
  
  
  【虽然说有点危险,但好漂亮~】真宵一脸陶醉的侍弄着那盆花。
  
  
  【……我可是一点都不想接近它。】
  
  
  2

  事务所,深夜。
  成步堂决定今天晚上在事务所的沙发上里凑合一晚,等他看完资料之后已经快凌晨两点。真宵这几天又回去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。成步堂打了个哈欠,从书架最下面拿出了条毯子。办公桌上还有半杯没喝完的咖啡,成步堂纠结的看着它,心想,喝了吧,怪可惜的。顺手拿起杯子走向沙发。突然有什么东西拌了他一下,一个重心不稳差点让他摔在地上。
  
  
  “啊!什么东西??”有点疑惑的捡起地上的东西,熟悉的颜色和气味让他突然吓了一跳。让他感到更加清醒的是他发现他的半杯咖啡撒在上面了。
  
  
  他有点惊恐的丢开那棵诡异的藤条,可那玩意好像并没有什么反应,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。成步堂稍稍恢复了些冷静,一切都还好,除了那盆植物一如既往的散发花香之外没发生什么。但即使这样安慰自己也没什么用处,事务所的黑暗和宁静让他无法消除不安。几分钟后,成步堂舒了口气。决定先去睡觉。
  
  
  也许真的没什么。咖啡嘛,不算水也说不定。
  
  
  躺在沙发上,他感觉要好受一点。那股花香却让他难以入眠,平时的话,味道有这么浓郁吗?
  
  
  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点微微发热,神经好像上瘾一般,他情不自禁大口大口的呼吸着,忍不住的抱紧怀中的薄毯。

点这里啦

【成御】R型爱情

注意:

有点奇怪的世界观,和原著世界观不同

有自创人物(不过好像没什么用)虽然有法庭情节但主要还是没写什么关于案件的内容

OOC也说不定嘿嘿

写的很开心就是了

如果没问题的话↓







       1
  
  成步堂龙一最近在接手一个案子,与平时不同的是,这次的委托人身份很特殊。他来到拘留所,五分钟过后,那个男人才慢慢的从门后走出来。
  
  “抱歉抱歉,穿衣服太浪费时间啦。”男人一脸微笑,扯了扯他的毛衣,毛衣的外面还套了一件粉红色的羽绒服,“等了很久了吧。”
  
  依田英助,他的委托人,二十岁。被怀疑杀害自己同居的恋人。
  
  
  “没有多久,依田先生。”成步堂有点无语的看着他的委托人一身看起来就热到不行的装扮,他说,“嗯……这么真可能有点失礼,你知道现在是几月了吗?”
  
  “七月嘛,怎么啦?”依田笑的很开心,完全没反应过来成步堂的话是什么意思,过了几秒钟过后,他的微笑收敛起来,“成步堂先生,因为我的体质有点特殊,身体不能敞露在外面的。”
  
  “是吗……”成步堂突然明白对方身份的特殊性,这是他早就知道了的,可惜刚刚他没有反应过来,这下他有点不好意思了,“抱歉,刚刚我……”
  
  “没关系,这有什么嘛。成步堂大哥,嘿嘿。”
  
  “大,大哥?”我还没那么老吧。
  
  “感觉很棒,就这么叫吧。成步堂大哥~”
  
  “……”莫名的多了个弟弟。
  
  性格真是不像二十岁的人啊……虽然说刚刚他去调查的时候遇见了他的朋友时,他的委托人被形容成【脑子一根筋并且什么都很快热情起来的家伙】,现在他是真正感受到了。不过这家伙好像也没什么朋友,是因为【体质】原因吗?
  
  “不是你杀的人吧。”临走之前,成步堂问出了最后的问题。
  
  “不是我!我怎么可能杀他,我那么爱他!”没有枷锁出现吗,看来他说的并非假话。等等?
  
  他?成步堂打了个激灵,“依田先生的恋人原来是男人吗?”
  
  “对啊,怎么了?”完全觉得没什么的语气。
  
  “哦,没什么。”
  
  
  
  
  离开了拘留所,成步堂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调查。等等,负责这次案件的人是……成步堂翻开资料,是御剑。
  
  总觉的有一段时间没见着他了,多久从美国回来的?想到这里,成步堂知道自己下一个地方要去哪里了。
  
  
  
  
  
  
  2
  
  
  这个世界和以前有点不一样。在很多方面,包括【人种】。以前的世界以肤色分为三种人。而现在,这个世界上的人种种类远超过过他们的想象。不管是本国还是外国的古书上面记载着的物种,似乎都在这个世界上出现了。他们的模样和人类没什么差别,但是在生理构造上还是有所不同。他们以前被称为【亚种】,但随着社会的发展,现在开始禁止这种带有侮辱性的称呼,大多数人也能和谐的和他们相处。
  
  
  

  “所以说,你来我这里是来蹭空调的?”
  
  “不是,我是来调查案子的。”成步堂解释。
  
  “我这里有什么好调查的?”御剑白了他一眼。成步堂显然不知道他的好友现在为什么很不爽,也许他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对劲。也不知道他的朋友——御剑怜恃的假期刚刚才被削减了一半。
  
  简直就是恶魔一般的工作日,御剑心想。
  
  
  “好吧,你有什么问题?”他叹了口气,不想把自己的怨气都撒在成步堂的身上,毕竟他们是小学同学嘛。
  
  
  “我……”
  
  
  “♬ ——”大将军的铃声响起来了。
  
  
  “不好意思,我接个电话。”成步堂抱歉的笑了笑,“……嗯,等等?不是我的电话吗?”
  
  然后御剑满脸通红的接通了电话,当然他的声音也包含怒气,“喂?”
  
  
  “喂喂?嗯,我是矢张,我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啦,御剑也来猜猜是什么吧?”对面的声音很欢乐,声音的主人他也熟悉得很。
  
  
  “是什么?”御剑捏手机的手指在发抖。
  
  
  “嘿嘿!是魔法师哦,没猜到……哔——嘟嘟嘟……”
  
  
  “好了,我们继续说吧。”
  
  
  他的心情现在真的很不好啊,成步堂汗颜。“就是关于……”
  
  
  “♬ ——”大将军的铃声又响起来了。
  
  
  御剑这下不耐烦的拿出手机,“还有什么……”对方没声音。
  
  
  “不好意思,”成步堂在裤兜里摸索着手机,说,“这次好像是我的。”
  
  
  “喂?……”
  
  
  “太过分了!!你们两个!你们两个又在一起说什么呢!还挂我电话!”
  
  
  “诶?你怎么知道我们现在在一起的?”
  
  
  “哼!老子都说了我现在是魔法师了吧!知道很正常啦!”成步堂这下知道刚才御剑为什么要挂掉电话了。“好啦,矢张,别开玩笑了,我们现在很忙。”
  
  
  “喂喂,你不相信我是吧?我现在就飞过来给你看!”
  
  
  “注意红绿灯。”成步堂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  
  
  “知道了!现在就飞过来!哔——”电话挂断了。
  
  
  “这家伙,一点都没变。”御剑说。
  
  
  “是啊,还是那个样子。”
  
  
  “没错,甚至比糸锯刑警还天真。”御剑把茶杯放在桌子上的茶托上,说道。
  
  
  可怜的糸锯刑警,成步堂想。不过你也没变,从小到大都穿的那么红火(?)。不过拜矢张所赐,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来是想问什么的了。
  
  
  “我之后再来吧。”他说,同时看着御剑的黑眼圈。
  
  
  
  
  
  
  说起来也真是巧,成步堂刚走出大楼,矢张悄悄的走到他的后面,突然向他的耳朵喊到。
  
  
  “成步堂——龙一——”
  
  
  “唔啊——矢张!你怎么在这里?”如果我没有记错,你不是说你去美国旅游了吗?成步堂看着这个已经穿上魔法袍子的时候他的友人,思考着他刚刚过来的时候有多少人在看着他。上帝,想想就羞耻。
  
  
  “哼哼哼,不是说了我现在是魔法师了吗,想飞过来太容易了。”一如既往的得意声音。成步堂摸了摸刚刚被吓萎的头发,看着他紫黑色魔法袍上面乱七八糟的装饰品,说:“你肯定是提前回来了吧,怎么可能是飞回来的?”还有你不热吗?
  
  
  
  “坐飞机回来也是【飞过来】嘛!你们怎么都不信我?我可是在美国收到了大师的指点,魔法大师。”矢张飞快的从魔法袍里掏出了什么,在成步堂的眼前晃了晃,又收了回去。“看到了吧。”
  
  
  “我什么也没看到,太快了。”当然他也不像看清楚那是什么,与此同时,成步堂思索着自己现在是不是该去调查了。
  
  
  “真是不配合啊,成步堂,”矢张得意的笑容还在脸上,他干脆把那东西拿了出来,“本来是想保持神秘感的,不过看在我们是好朋友的关系上就给你看看喽。不过御剑那家伙就算了!”
  
  
  
  还在生气吗?御剑应该也不想看这些东西。“这是什么?”成步堂把那本书拿了过来,翻开。里面都是些关于【亚种】的图鉴画像和介绍……图鉴??
  
  
  
  “矢张。你有没有关注最近的法律?”成步堂严肃的看着他。
  
  
  
  “有,有啊,当然有。”看来是没有了。
  
  
  
  “这种书是违法的,你知道吗?”
  
  
  
  “违法的?!?!不会吧?”
  
  
  
  最近颁布的【任何关于人种的图鉴都不允许被发行】这样的法律,可能是因为这样会误导小孩子吧,成步堂想。“好了,这种书还是别看的好。”悄悄揣回兜里。
  
  
  “怎么会这样啊。”矢张的表情像泥石流一样塌了下来,半天都没从失望中缓过劲来。“魔法梦破灭了,那本书我就送给你吧。不过别给御剑那家伙看哈!”
  
  
  “好,那你就继续实现你的画家梦。”不过你还在生御剑的气吗?成步堂想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虽说这是违法的,但是这又不是我的书,成步堂想,看一下应该没关系吧。再说是案件需要,案件需要。他安慰自己,翻开了那本万恶的书。目录里都有标出各种名字,有的很神奇,甚至有和吸血鬼习性相似的人种,但成步堂一眼就看到了某一栏的字。
  
  
  
  “R型人……吗?”自言自语。按照编码找到了相应的页数,成步堂不出所料的看到画像上的人穿着厚厚的衣服,没什么表情,旁边还有几张照片,也是穿着厚重的衣服。好像无论春夏秋冬他们都这样,成步堂继续看下去,因为……他们有催//淫的体质。看到这里,他脸红了起来。
  
  
  这都是这什么啊。除开害臊,成步堂也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了。他的委托人,是R型人吧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3
  
  
  
  【R】只是一个代号。虽然成步堂并不是很了解这些东西,但他在电视上和报纸上经常看到有关这类人的新闻,特殊的体质有时会引出一些社会纠纷,还有歧视——很多企业和学校都不愿意收留这样的员工和学生。虽然政府有在重视这类现象,可惜社会风气不是说改就改的。
  
  
  
  这也就不奇怪他的委托人第一时间被怀疑成犯罪嫌疑人了。
  
  
  
  回到事务所,真宵在沙发上等他,看到他一回来,眼睛突然亮了起来。
  
  
  “成步堂君终于回来了,我们去吃午饭吧。”
  
  
  “真宵?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  
  
  “三个月的修行结束啦,我这个副所长怎么能不来看看事务所怎么样了嘛嘻嘻。”
  
  
  五分钟后,两碗拉面端上桌来。
  
  
  “我开动了!”
  
  
  “成步堂君嘴紧在班什么安置嘛?”
  
  
  “先把嘴里东西咽下去再说话……是个关于特殊人种的案子,具体还有待调查呢。”
  
  
  “哇,我可是从来没看到过那些人的样子啊,成步堂君,他们有没有长角?”
  
    
  “怎么可能长角啊……”成步堂有点无语。
  
  
  “可是春美说表姨告诉她这类人都是长角的妖怪呢。”
  
  
  那这种事情来吓唬小孩子吗?成步堂更无语了,“他们都很正常,没什么不一样。”
  
  
  “不管怎么样,我都好想去看一看那位委托人哦。呐,成步堂君,我们吃完饭就去好不好?”
  
  
  “真拿你没办法。”他们之后又聊了几句关于这个话题后就没咋聊了,真宵突然又问道:“御剑检察官怎么样了?最近还好吧。”
  
  
  “他很好。”听说最近还涨工资了,“但是他脸色有点苍白,八成又是工作惹的祸。”
  
  
  “真可怜啊御剑检察官,要是像成步堂君这么闲就好了。”
  
  
  喂喂。
  
  
  
  
  
  酒足饭饱过后,他们又去了趟拘留所了解情况,顺便还向每个人出示了律师徽章。等到他们完全调查完了之后已经快到六点了,成步堂才想起来他说要去御剑办公室的事。
  
  
  不知道他有没有回家,成步堂刚想敲那办公室的大门,“嘘——成步堂君,小声点,你听。”真宵把耳朵贴在门上,一只手放在嘴边小声说道。不好吧,真宵,这不是在偷听别人说话吗?成步堂说。但是他也把耳朵贴上去了。
  
  
  怎么样,听到什么了吗?真宵问。
  
  
  好像听得到一点,成步堂说。
  
  
  “御剑检察官还是去医院的说,自己马上就去打电话!”
  
  
  “糸锯刑警,我想你这个时间应该去搜查,而不是在这里大吵大嚷。”
  
  
  “可是今天的御剑检察官身体状况真的很不好,刚刚差点都晕倒了的说。”
  
  
  “这并不是什么大事。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的很,你不必担心。”
  
  
  看来御剑检察官最近身体状况有点糟糕啊,真宵看着成步堂,成步堂君,你有在听说说话吗?
  
  
  御剑最近不舒服吗?成步堂回想起前几天他邀请御剑一起用餐的时候,御剑也是自己身体有点不舒服的理由拒绝了。说是【恶魔一样的工作】让他感觉自己老了十岁。今天上午也是……
  
  
  成步堂君?真宵用手在他眼睛面前晃了晃。
  
  
  诶?嗯,我在听。成步堂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说。
  
…………
  
  再次见到御剑是在法庭上。
  
  
  “辩方准备完毕。”
  
  
  “……”对方席上没有人回答。
  
  
  “诶?御剑检察官还没到吗?”大胡子审判长高高坐在上面,眼睛一眨一眨的问。成步堂看着空空的对面,心里也不免担心起来。
  
  
  “抱歉,”御剑慢慢的走上来,喘着气,“现在可以开庭了。”
  
  
  “真是少见,御剑检察官竟然会迟到。”“真不好意思,这是我的失职。”
  
  
  御剑他脸色不太好啊,甚至比昨天更苍白了。成步堂更担心起来,说:“审判长,看来今天御剑检察官身体有所不适,我们可以先……”
  
  
  “我反对!我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。审判长,请开庭吧。”
  
  
  又来,这种硬撑的性格。
  
  
  “看起来御剑检察官身体状况很令人担忧呢,”真宵侧过头来,“快点结束审判让他休息一下吧。”
  
  
  再简述过案件经过之后,刚刚准备让证人出席时,被告人突然在旁边站了起来,然后被警察按住了,“成步堂哥,你有没有闻到?”
  
  
  “怎么了?”成步堂突然被吓一跳,“有什么味道吗?”
  
  
  “有一种很特殊的味道……”
  
  
  “法庭上禁止窃窃私语。”审判长在上面拿着木锤,“成步堂君,要是再有一次的话,惩罚就是这么长。”
  
  
  “抱,抱歉!”看着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在头上闪烁着,成步堂感觉到严重性了。
  
  
  “成步堂君的冷汗又流下来了呢。说起来你什么时候多了个弟弟?”
  
  
  
  4
  
  
  
  
  
  审判开始没多久,法庭上就状况百出了。首先是依田先生特殊的体质让法庭上出现了骚乱,陪审的人群中一直在窃窃私语。无非是【这个样子的人怎么能站出来】这种话。依田的表情渐渐地没了笑容,甚至把头低下去了。
  
  
  “肃静!”裁判长看不下去,重重的敲下木槌。
  
  
  果然是不被认可的人种,成步堂想,证人在证人台上一脸不耐烦的等待着法庭安静下来。他看了眼御剑,御剑脸色依然很难看,双手几乎是撑在对面的台子上,好像并没有听刚才证人的证言。
  
  
  “看来这次审判很艰难。”
  
  
  “成步堂君,快想想办法呀!依田先生太可怜了。”
  
  
  “我……”
  
  
  什么东西倒下了的声音传了过来。成步堂心里一沉。他往对面看去,那里站着的人摔倒了。
  
  
  “医生!快叫医生!”之后的法庭喧闹成一团,庭审也中断了。
  
  
  ………………
  
  
  “御剑检察官现在怎么样了?”真宵的眉毛凝在一起,成步堂在她面前踱步,说:“还不清楚状况,等他醒了就回来的。”说着这话,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该做什么。
  
  
  “哼,真是可怜的男人,御剑怜恃。到头来还是要让我来接手。”走过来的人喃喃自语,挥舞着皮鞭。真宵先反应过来,她用力掇了掇成步堂。
  
  
  “成步堂君,好像是狩魔检察官来了。”她小声说。
  
  
  没等成步堂反应过来,一皮鞭先打在地上。“成步堂龙一,接下来让我来打败你。”狩魔冥微微扬起下巴,露出了迷之微笑。
  
  
  “御剑他怎么样了?”
  
  
  “没什么大碍,只是营养不良,”皮鞭打的空气啪啪作响,成步堂松了口气。冥用嘲讽的语气继续说:“哼,成步堂龙一,亏你还是他的朋友,这些事情都不知道吗?要是他出了什么事,我可饶不了你这个白痴!”
  
  
  我可是什么都不知情啊。
  
  
  “狩魔检察官……真的好像御剑检察官的姐姐。”真宵躲在成步堂后面,小声说。
  
  
  5
  
  
  案子结束了,最终以他的委托人无罪释放为这个案件画上了句号。当天晚上依田英助邀请他们吃大餐,成步堂没喝多少酒就准备提前离开。
  
  
  “诶?成步堂君要走了吗?”  
  
  
  “是的,我要去看看御剑怎么样了。”成步堂微笑的看着真宵,又说,“糸锯刑警,真宵就麻烦你带她回家了。”
  
  
  “没问题,交给自己的说!”糸锯喝的有点迷迷糊糊,成步堂看着他这个样子,又开始犹豫自己要不要走了。到是真宵善解人意,“我没关系的啦,再说我也很关心御剑检察官怎么样了,你快去看看吧,成步堂君。我一会儿会自己回家的。”
  
  
  “真是抱歉,真宵。不过你可不能趁我不在的时候喝酒。”
  
  
  “知道啦知道啦。”
  
  

TBC
  

有时间在继续写吧。